校园播“独”为何有恃无恐? 起底香港八大院校学生会

摘要: 这些戴上政治光环的“大学生”,其实就是学界中的霸权。

12-11 07:37 首页 大公网


本月初开学之际,香港各间大学再度出现“港独”沉渣泛起的迹象。不仅是中文大学,城大、理大、教大等大学校园的所谓“民主墙”上,都不断出现“港独”标语。


尤其是在香港中文大学,一内地女生手撕“港独”海报却遭学生会阻止,而该校学生会前会长周竖锋竟以“支那人”及粗口辱骂内地学生,行径之恶劣简直丧心病狂。


香港院校学生会为何如此猖狂?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各大干事会支持度不足两成



香港各大院校学生会常以“学生代表”的姿态出现在公众眼前,不过,记者翻查八大院校学生会干事会选举投票数据时,发现各大干事会的支持度大多低迷。



其中,科大学生会今届更无人参选干事会的选举,令到有关内阁悬空,最终只任命了一名临时会长和一名临时财务秘书,再加上两名会员,就成为了“科大学生会”。


理大方面,原本已进行了相关选举,亦有内阁当选,但由于选票的选项出错,不符相关规定,最终取消了选举结果,并另外任命“临时行政委员会”。理大学生会原本称会在今年6月30日进行补选,但最终不了了之。


在余下6所院校的学生会干事会中,在民主墙上贴满“港独”海报、前会长侮辱内地同学为“支那人”的中文大学学生会,其支持度仅得11.5%,即十有八九的学生都未有投票支持他们。同时,支持度最低的为浸大,一度退选再加连番催票后,亦只得8.9%的支持度。


岭南大学学生会虽然相比下支持度较高,但仍不足两成。事实上,岭大今届举行了两次学生会干事会的选举,第一次就因支持度不足而流选。



至于香港大学和城市大学学生会的支持亦分别只有15.3%和11.5%,教育大学的学生会方面则不曾发表过有关数据。


本地生围庄 防外人染指



各大院校学生会作为本科生的代表,理应尽量广纳不同意见,与五湖四海的同学求同存异,尽量顾全包括内地生和国际生在内的利益,但事实上近年院校学生会越来越狭隘,几乎非本地生都“唔使旨意”可以上庄。


其中,浸会大学学生会今届首次选举中的内阁退选,就是因为“发现”有内地生是共青团成员,要拒绝“染红”所以退选云云,香港大学学生会过往选举亦曾出现类似事件。


中文大学更曾有国际生投诉遭学生会误导而无法参选,辱骂同学为“支那人”的中大学生会前会长周竖峰则被踢爆大玩“无间道”,操控选举,令自己的心仪下庄当选,学生会可谓小圈子得令人惊讶。



在本地生的心中,拥有共青团成员身份的内地生,就等于不能上庄。今届浸大学生会干事会首次选举时,候选内阁“壑钰”中有一名候选干事“疑为共青团员”,候选干事长刘子颀就决定退选,踢走该名同学后再参加补选,声称要“以保学生会不被赤化”云云。


同类事件过往在港大学生会选举时亦有发生,2015年时该校其中一个候选内阁“Smarties”亦被指有其中一名候选干事“曾为共青团成员”,被本地生质疑有“染红”疑云。


不止内地生难以成为学生会一员,国际生亦面对同样苦况。来自荷兰的一名中大毕业生,在学期间曾一度计划参选学生会,但因为当时负责相关选举的同学称有“沟通误会”,对他说错了截止日期,于是他就不能参选。


中大另一个选学生会选到上报的事件,就是周竖峰被踢爆作为中大学生会前会长,竟然教学生报候选内阁“破骈”派人到另一候选内阁“萤”做“卧底”,大玩“情报战”,希望左右选举结果,可见学生会的小圈子问题极其严重。


公投无人理 议案多流产



学生会代表性不足,是学生会自己也知道的事,所以在某些议题上,学生会亦有尝试藉“公投”去取得更大授权,但可惜回应度依然偏低,如意算盘未能打响。



其中,2014年多所院校学生会因政改问题发动“罢课”,声称要争取“公民提名”,但其实科技大学学生会在该年曾经举办“公投”,要求同学在2017年特首选举必须有“公民提名”及特首选举的提名委员会须“一人一票”产生表态,结果两个议案都因为投票人数不足,未达18%会员人数的门槛,故未能通过。类似事件反覆证明,学生会的代表性确实有待商榷。


除了科大学生会曾遇上“公投”不够人响应的窘况,中大学生会去年就“特首校监制”和“增加校董会民选教职员学生代表比例”等议案举行投票,同样都出现投票率不足的情况,但最终他们临时增加票站,更先后三次“加时”,包括最后还要“再再补时”30分钟,至投票率达到有效门槛终肯收手,被不少同学揶揄做法“核突”。


浸会大学学生会去年也就“特首校监制”等议题去做“公投”,但4日投票下来,投票率仅得12.7%。



除了学生会自己搞“公投”的议案不论支持率和回应度都罕见同学积极回应,中大更曾出现学生自发“公投”被阻的情况。


今年初曾有一批中大本科生发起校园联署,要求以“全民公投”方式表决罢免新亚书院学生会民选代表、激进“本土派”的周竖峰等3项议案,获得1639个联署支持,但竟有五六百名联署学生的资料被指“未能成功核实”。


中大学生会司法委员会“原讼庭”其后更突然批出“紧急禁制令”,禁制再进行相关程序,被同学质疑是“当权者”为保权位而出招阻挠、践踏民主。


有入会无退会 学生会极霸道



大学学生会最为人所诟病的是其“必然会员制”。以八大院校为例,所有全日制本科生一入学都会“自动入会”,更有缴交会费的“义务”,部分院校如科技大学、浸会大学、理工大学和城市大学有退会选择,但大多数都要同学主动向学生会作出书面通知,而浸大则未有列明可以如何退会。


至于其他院校,香港大学就“必然会员制”一事已多番波澜起伏。以近年来说,2012年就有学生在facebook成立“港大学生会必然会员制关注组”。



该关注组当时质疑︰“为什么学生会永远可以说自己有民意基础,为所欲为?为什么这班人总是有权无责?就因为我们没有选择,一定要交会费,做会员!”


有人就发文支持︰“这几年来学生会借“被代表”的我们,干过多少阴质(骘)事?港大同学,忍够了!我们要有权决定是否再被代表!”


去年初,再有港大生在facebook设立专页“抵制强制性港大学生会会费”,并教大家如何拒交会费,以抵制学生被迫入会和交会费的不合理规定,让认为在学生会内无法表达立场的学生,以退会的形式表达自己的感受和立场。


几经争取后,该专页去年底贴出港大校长马斐森回应,内容指学生会会费并非强制性,意味同学终有方法以不交会费的方式以去除学生会会员身份。


中文大学学生会会章则列明,各成员书院的全日制本科生均为基本会员,会章内并无退会相关资讯。



教育大学方面,记者翻查网上资料未找到《香港教育大学学生会会章》,但就找到2014年的《香港教育学院学生会会章》,内容列明所有全日制学生都“必须为本会基本会员”,亦无退会方式。


不过,可以退会并不等于学生就享有自由,反而会失去参与课外活动的机会。现时八大院校中获官方认可的学会,均为学生会属会,由学生会管理,若有学生选择退会,就连一般兴趣学会都无法参加。


学生会对属会的控制,亦直接影响属会的言论自由。有曾为港大学生会中人就透露,近年有属会曾发表与学生会立场不符的言论,被学生会警告,威胁要将学会踢走。


翻查资料,港大学生会国事学会去年就曾因学生会发表支持旺角暴乱的声明,而发表“学生会不代表我”的言论,其后该会强调,这并非该会声明,而是个别干事看法。



有前学生会成员直指,学生会发声明理论上要经一定程序,但现实情况却是声明先出,再让相关委员会去“追认”声明,变相架空有关委员会。


城大退联公投 学生会出阴招



不少院校的学生会制度霸道,除了实行“必然会员制”迫使所有全日制本科生“自动”成为会员及要缴交会费外,学生会作为学联的会员院校,也要每年向学联“进贡”。由于学联内部问题丛生,前年会员院校纷纷退联。


在多间大学学生会搞“退联公投”期间,“保联派”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击“退联派”,例如当时的城大学生会以“黑底黑字”的海报宣传“公投”,又将“公投”时间缩短等。当时有学生报图文并茂揶揄学联“退联难过Cut有线”。



学联的“小金库”一直受学界关注,其收入来源除了是顶着大专界代表名义去筹款,也因为有多间会员院校按学生人头年年交会费,每院校每年涉逾10万元,收入可观,但学联到底为广大大学生做过什么具体贡献,则不得而知。


学联原有八所会员院校,因不满种种乱况,在2015年起爆出“退联潮”,结果经校内“公投”,香港大学、浸会大学、城市大学及理工大学都已退出学联,令学联失掉“关键半数”的成员。据学联网站显示,现时其会员院校只得中文大学、科技大学、岭南大学及树仁大学。


在“退联潮”期间,“保联派”为了打击“退联派”,用尽“贱招”,例如城大学生会以“黑底黑字”的海报宣传“退联公投”资讯,被质疑“博人睇唔到”;将“公投”时间由向来的3天缩短为2天;将票站搬到偏远地点等。


至于理大虽然早在2015年4月已举办了“退联公投”,投票结果显示近七成学生支持退联,投诉期也没有收到投诉,但因时任学联代表会主席、理大的赖伟健入禀仲议会,结果拖了近1年,理大学生会去年3月才宣布正式通过退出学联。



《理大学生报PolyLife》去年3月曾在facebook上发表《退联难过Cut有线》的文章,罗列过去一年退联的“艰辛历程”,有人更留言揶揄表示“好彩都唔使(拎)双刀冲入学生会”。


【微观点】校园霸权为何有恃无恐?



大学学生会似乎永远都手持一块“免死金牌”,因为他们可以打着“代表学生”的旗号,即使是刻意包庇歪风,仍可以“天真无知”去狡辩,以“年少气盛”的特质去指摘敢于指正他们的人。前任港大学生会会长冯敬恩如是,中大学生会会长区子灏如是,教大学生会会长黎晓晴也是如是。


中大学生会负责管理的民主墙近日出现播“独”文宣,仍然可以厚颜无耻地死守不拆,不知自省,更声大夹恶地反咬他人“打压”其“言论自由”云云;教大民主墙出现“恭喜”高官丧子的泯灭人性标语,学生会还可以厚颜地称“道德是没有标准的”,又转移视线称涉事闭路电视截图流出是校方不懂保护私隐。



这些戴上政治光环的“大学生”,其实就是学界中的霸权。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刊登的播“独”文宣被前任特首梁振英点名批评、屡遭社会各界齐声谴责是煽动歪风,但这些“独”派学生却只当耳边风,依然故我。


从“港独”歪风蔓延到凉薄标语,暴露了大学学生会以“言论自由”作保护色、挟着“学生代表”为所欲为,一切都是“为求乱港,不择手段”。


揭开他们的真面目,其实学生会代表性极低、会员制度霸道不公,又包庇卑鄙言行、肆意宣“独”,遂引起大部分学生不满自己“被代表”。


在此,笔者不禁要问学生会一句:“你们凭什么?”


精彩推荐

NEWS


首页 - 大公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