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改造的彼父彼母

摘要: 享乐果然会糟糕噢。

11-11 23:44 首页 和毛利午餐

理发师停下手里的剪刀,叹了一口气说:我老婆最大的心愿,就是不跟爸妈一起住。

 

他老婆跟我一样,是个上海小囡,所有上海小囡,没出息的都要跟爸妈一起住。有出息的一般住在法国,伦敦,美国,留自己不习惯国外生活的爸妈在上海住着,阿姨们轻轻松松边喝咖啡边讨论讨论移民,二胎,环球旅行。

 

没出息怎么办,只好认命。难道脖子一梗,就能买一套上千万的豪宅吗?上海爸妈虽然没钱,但眼界高得难以攀爬,小囡一有要搬出去的欲望,马上开始说些格外吓人的东西,老公房有老鼠怎么办,你怎么知道你买的不是凶宅?

 

其实我有个朋友,买了间吊死过人的公寓,一直过得舒舒坦坦,还喜迎房价上涨整整一倍。

 

这种话爸妈当然是听不进去的,理发师对丈母娘没什么怨言,他由衷感叹道,上海的丈母娘,那对女婿真是很好的,他每天早上上班,丈母娘就像家里有个小学生上学一样,准备两只白煮鸡蛋,一只洗好的苹果,清清爽爽放在保鲜袋里,小x,记得拿噢。

 

在家都好说话,老两口各有各忙,叉叉麻将,逛逛马路,看看老娘舅,出门,出门就不行了,理发师带着全家一起出去吃饭,上来一盘海鲜大虾,岳父开口了:哦哟,这盘虾要158啊?菜市场三十块一斤呀。

 

女儿开始翻白眼了,理发师还是决心当个好人,内部调和剂:爸,出来吃饭就是图方便呀,你在家吃要去菜场买,要回来烧,等下还要洗碗,在这里吃完就走,什么都不用做,不好吗?

 

岳丈眉头一皱:这有什么麻烦的啦?烧烧弄弄,很快的咯。

 

我听到这里拍大腿:天啊,跟我爸妈一模一样。每次带他们出门吃饭,都要唏嘘一会,还是在家吃实惠。于是特意挑个高档馆子,能俯瞰上海滩那种,拿着尽是三位数的菜单,我爸妈啧啧好几下,菜上来,嘿嘿一笑:还没我烧得好吃。

 

网红餐厅更不行,要排队要等位,一等,心情就不好,周围人多闹哄哄,上来的服务员没空聊几句闲嘴,吃这样的饭有什么意思?

 

最符合我爸妈胃口的,最好就是那类不得不吃的饭,比如旅行途中,爬了山,饿到半死,下到山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饭馆,连名字都是随便瞎起的阿毛饭店啦,胖子大排档啦,便宜得叫人过意不去,速速点了几个红烧肉,鸡毛菜,水煮牛肉,青椒土豆丝,没多少功夫已经端过来,厨师做完最后一桌,出来抽根烟,跟我爸闲聊,


师傅从哪边过来?


我们从上海来。

 

上海好啊,上海人来这边很多的。

 

我爸忽然就像长征路上碰见老乡的政委,那叫一个舒坦,黄酒喝起来了,香烟也让起来,还是你们这个栖霞山好!

 

一顿不超过两百块的饭,他俩吃得赞不绝口,这家最好吃,菜又大碗味道也好。

 

味道真的好吗?我也没怎么吃出来,寻常饭馆寻常滋味,完全不值一提。

 


我是最近才顿悟出来,我父母这一辈,对享乐这件事,是多么抵触。

 

旅行是要的,因为大家都在旅行,隔壁王阿姨去了趟三亚,还免费升级了头等舱,我妈欲说还羞提了好几次,什么时候,你带我出去玩呢?如果所有人都跑出去旅行,那她就有了不能不去的理由。

 

但最好呢,我是个格外有本事的人,可以帮她免费升级机票,可以住到免费的五星级酒店,大大占一道便宜,不然真金白银掏出去,会给她扣上败家女人的嫌疑,小区大妈们难免会啧啧,花这么多钱,上次我去,我女儿才花了四千多!

 

不能当冲头,那不是傻乎乎了吗?上海人与其说喜欢占便宜,不如说他们实在忍不了人家看他是二百五,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让阿姨们放飞全球,都要想办法占点便宜,回来说说。

 

父母不可能真的大大方方说,我很开心很幸福,或者这个东西真的很好吃,你从某地买了排名第一的小吃,拿回去叫他们一尝,第一句话问:多少钱?问好价钱后,又会以鄙夷的眼神叹道:这也没什么好吃。

 

食物如果只是空口吃好吃,没什么滋补功效神奇作用的东西,一定是有罪的。在爸妈面前,只要掌握这条绝对真理,那就不会在内心觉得,好生气啊,我下次再也不买了。

 

如果大大方方享乐的话,以后的日子肯定会倒霉,父母这辈对这点深信不疑,我妈最喜欢讲一个故事,xx,你还记得以前住在我家对门的蔡阿姨吗?你那时候,不是一直羡慕他们家菜多吗?

 

是啊,我小学三四年级时的邻居,一户时髦的城里人,我爸妈刚从乡下搬到那套老公房里,每天上下班忙得像狗,给我弄的饭菜像是喂猪,一只干瘪瘪的炒上海青,一碗番茄炒蛋,最多再加一碟蒸香肠。他们整天不着家,不是忙着加班就是忙着打牌,相反,对面蔡阿姨的家,像是天堂,每天竟然都有一桌子菜,她女儿跟我同年,每次说出妈妈,我想吃葱油饼,想吃糯米藕,她妈就笑眯眯地点头,果然在家做起来,做好了,会分我一点。

 

真好吃啊,比家里爸妈做的好吃一百倍。

 

哼,她家那时候拆迁,要房子还是要钱,蔡阿姨拿了钱,所以才这么开开心心吃吃喝喝 ,你看看他们现在,一家人还是住在70平的两室一厅。

 

享乐果然会糟糕噢。

 

我妈秉持着这样的理念,每次要干什么高兴的事情,首先,都要摆出一张受苦受难的脸,说自己是多么辛苦,要操心多少事情,好不容易闲下来,在家也是无聊,打打麻将不好吗?还能赚点小菜钱。她专门拿了一本本子记麻将的出入,一年下来略有盈余,就是铁证。

 

说完这些,她才踏踏实实地,出门打麻将去了。

 

一定要找点事情做,一定不能变成没用的人,一定不能舒舒服服地瞎开心,抱着这样的想法,这些父母们,即使到了退休年纪,还是在到处发挥着自己的有用。

 

不管你是不是能接受,会接受。

 

只要他们有在吃苦的感觉,就对了。

 

跟这样的父母住在一起,当然人人都会像理发师的老婆一样赌咒发誓,快点中双色球,买套房子搬出去。我以前在父母家住上两天,总能成功大吵一架。直到现在,逐渐有了种全新的感悟,爸妈保持吃苦精神,不敢大方享乐,还不是因为我,竟然三十多了还没发财,他们的心始终都悬着,怎么好意思哈哈大笑安心吃香喝辣?

 

我妈唯一一次像少女一样无忧无虑地开心,是某天饭后去散步,她忽然说,自己小时候从来没想过生活能像现在这样,那时候她家只有三间草屋,里面是泥地,一天三顿都是咸菜,每天少干一点活能引来外婆又打又骂,唯一高兴的事,是生产队放工,她和一群姑娘挤在拖拉机里,到小镇上看看衣服,买包话梅。

 

有着这种回忆的上一辈,恐怕无论如何,都会对享乐抱有一种惶恐之心吧。





首页 - 和毛利午餐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