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连载】覆霜书 001

摘要: 伪连载的意思就是一般只写开头。请不要介意。

12-11 06:00 Sehelk 首页 AsceticTree

01 【木月十四,夜,

沈璧城在自己的墓地中央醒来。他坐起身,抬手抹掉落在脸上的一滴雨水,才觉得哪里不对。

那不是他的手这手虽然修长太细嫩白净,像只女人的手。即使在最后的荒废的那十年,他的手也仍旧坚硬有力,刀疤和错乱鼓起的经脉纠缠在皮肤之上,深入骨肉之间,就像树根抓住泥土那样把断裂的肌肉和碎骨捏合成坚硬如铁的手掌。他想起自己在那个歌姬的身上沉沉睡去,一觉醒来竟躺在这荒地中央或许真的是喝了太多酒,竟在梦里走到这旷野中来了吗?

比起通明灯火环绕的欢爱卧榻,这一片荒草和夜色之中此刻更似梦境。他又摸了摸脸,竟也觉得像是在摸一个女人的脸,左眼下的那道伤疤消失不见。他惊恐地去摸身体的另一处,然后松了口气仍感觉不舒服——长久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夜雨的湿冷,而穿着陌生款式的华服沾满泥泞更加剧了这种不适。一道闪电照亮了周围,他猛然转过身体——因为身后有道被闪电照亮人影。

但下一刻他没能站起来,仿佛所有的力量都已被预先从身体里掏空想迅速站起来的努力因为双腿发软失败他此刻半趴半跪在泥泞里,心头一阵火起,莫名感到了巨大的屈辱——多少是因为他看见了一美妙的小腿,在闪电中白得发亮——毫无疑问,那是一双女人的腿脚踩在泥里,却也可以看出匀称的形状。

没心思去遐想什么,那女人抬抬脚,就能把他踩到地里吃土。

沈璧城用尽双臂的力量撑起身体,向后仰去,艰难地恢复了坐姿。和刚才一比,只是换了个方向,全身上下又多了些泥。他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女人,嘴角浮起一丝苦笑。

怎么,天圣教终于有胆量来寻仇了么?

那女人通体包裹在黑色薄纱之中,此刻只有小腿以下和双眸显露在外。黑纱下摆在夜风中飘起,轻盈通透,不难让人联想到那黑纱之下的会是怎样曼妙的躯体。若非是在这夜幕下的荒凉野地,这情景或许会让人浮想联翩,血脉贲张。可在此刻,沈璧城只觉得脊背发冷,因为那双眼睛看不出悲喜,没有鄙夷,也没有愤怒。

哼,眼睛倒是长得漂亮。”他吐出口气,盘起一只腿,让自己的坐姿显得不那么狼狈,就是不知道这双不能说话的眼珠子除了好看还有什么用。

你是谁?”女人的声音对他来说很陌生雨水一点也没有遮住她空灵的声音,那声音也很年轻。然而对于经验丰富的人来说,年轻到听不出年纪的人其实更可怕一些。

你将我束缚于此,竟然还问我是谁?”他哈哈大笑,我是沈!璧!城!

无双剑主,天子臂膀,无恶不作的沈璧城,诛灭洞仙十二门让天下武者闻风胆丧的沈魔王,或许还是天下第一淫贼的沈璧城。不过这还有什么意义呢?这名字背后的恐怖已经被他亲手用空洞和虚无埋葬掉了。谎言迟早会戳破,大概痛痛快快死掉反而是种宽慰。

他向女子摊开手:把九渊易筋丹的解药交出来,或者把我杀掉。

女子似乎不认可他这个回答你不是沈璧城。

哦?”他眉角一跳,我不是沈璧城,难道还能是天王老子不成?

女子抬起一只手,这才显出纤纤玉指:那个才是沈璧城。

他顺着女子手指的方向看去,才注意到身边翻倒的棺椁和从里面掉出来的干尸。又一道闪电炸开。干尸身上的紫金玉带袍和狼云浮纹被他看了个清清楚楚。他爬近了一点,伸手抬起干尸垂下的头颅,看到左眼下熟悉的伤疤。

他深吸一口气,摸索到尸体右耳背面,果然也找到了那片增生的骨质,便放开了那具干尸,仰面躺倒在泥泞中。他又想哭,又想笑最后却只是大张着嘴进出着气,吞入雨水

雨啊,终于下起来了。

……不,他死了多久?”他问。

三百年,并不是很长。”女子的声音依旧平静,天圣教已亡,而圣帝仍在。

哈哈哈,才三百年而已,怎么可能不在。”很多记忆正陆续复活过来,但这一轮的记忆似乎不属于他。他盘腿而坐,闭上眼,任凭脑海中无数碎片翻腾纠缠,但有一块始终不见踪影。他忽然意识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我又是谁?

你是沈璧城。”女子的回答和之前完全相反,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刚才说我不是,我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死了三百年的人。”他坐起身,双手分开被泥水打乱的头发,用灼人的目光看向女子。他的气息变得稳定,一股热流正在体内缓缓聚集流转。他意识到自己身上并无任何束缚,只是这身体的力量太过微弱了。

你的身体不是,”女子并不回避他的凝视,可你的眼神是。

他本有很多想问的,却因为这句话把那些想法生生憋回肚里。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不过深入思考却让他陷入了更大困惑。他明白眼下并不能指望对方将他想知道的一切都娓娓道来。他明白自己可能成了某个阴谋布局中的一枚闲棋,既然是棋子,太早知道太多不是好事——至少她并没有逼他做什么。

“我要知道一些事情。”他又一次抬起头。

女子似乎猜透了他的想法:“已经知道的事情,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我还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可以女子已经想到了他想要问什么,你叫沈放。

说罢,女子飘然而起,融化在夜幕之中。

沈放……”他撕下尸体上的一块布把头发扎在脑后,终于站起身来。之前稀疏的雨点终于化作倾盆大雨,冲刷着他的头发,他的脸颊,还有他那身沾满泥的华丽衣服。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仰天狂笑,圣帝仍在,圣帝仍在……”

圣帝仍在,那又如何。

苍天,我又回来了!”虽然身体还是摇摇晃晃,但他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又被点燃了既然要我回来,那我决不辜负你们的好意!

哪怕这八荒九州,天翻地覆!



首页 - AsceticTree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