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制造为何多次“自残”?

摘要: 日本制造业所面临的问题,可以说在神钢等企业那里集中暴露了出来。

11-08 11:42 首页 环球锐评


打开日本电视,每天可以看到数不清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节目,称赞日本食品之美味、工业产品之精湛、社会超级稳定等等。受日本媒体的影响,这些年日本工匠精神在中国已经成为一种神话,仿佛是尽善尽美的代名词。


所以,当这几天看到日本报纸上出现“对神钢的信任已经降到零点!”的标题时,感觉很不适应,但是,这并不是故意贬低,因为说这句话的竟然是神户制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川崎博也。


一年多前聚会时,笔者虽未和川崎博也交谈,但知道他是神钢的头面人物,当时他神采奕奕,昂首挺胸,脸上挂满了日本制造业特别是钢铁业老板天生的自信。尽管产量上日本钢铁公司在世界算不上大,但在产品质量上却很出色。神钢更是别具一格,不仅特殊钢等钢铁产品在日本堪称一绝,在有色金属的加工方面,不论是铜还是铝,还真的没有几家厂商能和神钢竞争。


川崎脸上的自信该是来自这里。但现在再看看这位董事长兼总经理,怎么一夜间头发就全白了呢?怎么把1905年神钢创业后神钢人的自信全部丢掉了呢?


实现不了的“顾客第一”


现在日本就要进入国政选举,“国民第一”、“希望之党”等中国人看得懂的汉字,挂在大街小巷的墙上。三个月前,东京都选举的时候,“都民第一”的口号充斥街头,等选举完了以后,人们看到的是“都民”不见了,变成了“都知事” 第一,小池百合子按个人的意志要参与国政了。当“都民第一”变为“国民第一”以后,都民也就不存在了。很多时候日本这个国家的口号就一个口号,不能较真。政治如此,经济也有相同之处。



 “不论顾客提什么要求,都要带回来。一定要满足顾客的要求。”在日本做营销的人,这点工作精神该是有的。说得更简单一点,“顾客第一”是企业必须遵守的规则。即便是神钢这样的大企业,在顾客面前也不敢店大欺客。毕竟日本不是仅有一家钢铁或者有色金属企业,敢表现出店大欺客的态度,企业也就做不长了。


政治层面的“都民第一”也好,“国民第一”也罢,谁也找不出一个具体的尺寸来衡量这个口号实现了还是没有实现。企业要实现“顾客第一”,答应给顾客的产品是需要签署具体“产品合同”的,通过合同对产品的厚度、强度等作出明确的规定。厂家也需要根据产品合同的具体规定,来生产产品、交货。生产过程中,不断检查是否实现了合同要求,绝对不能出现缺斤少两的情况。每次检查留下检查的数据结果,一旦出现了质量问题,也可追溯原因,迅速改进。日本企业产品的质量,就是靠这种做法来保证的。


但是,神钢的一些产品则将这种最基本的生产过程管理、质量管理忽略了。



过去,神钢生产的产品几乎无需再去检测。比客户要求要严格很多的多次反复检测,足以让用户对该公司的产品放心使用,这里更不用提日本国家标准了,因为神钢的产品比这些标准要严格很多。


但这不表明神钢的所有产品都是这样严谨、严格执行了与客户签订的合同。从神钢10月13日公布的情况看,铜管、铝合金线材及钢丝等产品的顾客数为500家,已经提供的加工品总量1万吨,这些产品“没有按和客户约定的方式进行检测”,这包括:一些产品没有实施检查或者是试验;篡改了检查数据;没有按规定进行试验。


神钢是一家年产800万吨钢铁产品的企业,其中1万吨加工品出了问题,比例虽然不高,但是“一块酸马肉,坏了一锅汤”。“对神钢的信任已经降到零点!”川崎董事长兼总经理如是说一点不为过。该公司的股票顿时跌停,公司还必须应对退货、赔偿等问题,接着是大量订单的中止。


所以,企业家的“顾客第一”和政治家说的“国民第一”不一样,不是说着玩的,信任的损失给企业带来的影响不可估量。


处于困境中的日本制造业


天天为日本唱赞歌的日本电视节目,这些天也开始谈神钢造假问题,而三菱汽车公司在燃油问题上的造假、高田公司的汽车安全气囊造成的人身事故、日产汽车公司让没有资格的员工检查成品车的安全性能等等,多多少少也开始在节目中提及。在一年多时间里,很多电视、报纸等不愿意提及的东芝账务造假问题,现在也偶尔被顺便谈到。赞美日本的舆论在这些“自残”现象反复出现的时候,终于不得不表现一下反省的态度了。


到目前为止,不少日本舆论还是不愿谈企业管理与生产一线的脱节这个问题。笔者认为这是日本制造业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


日本媒体采访神户制钢董事长兼总经理川崎博也时,他说:“我是在8月30日第一次听说了这个问题,听到后震惊不已,问了其他董事成员,他们对此也毫不知晓。”从川崎的语速、表情看,笔者感觉他没有说谎,可能真的不知情。但是,一家著名跨国企业的老板,不知情就能推脱责任吗?日本有些企业在很多地方已经脱离了生产一线,一线的偷工减料该不是零星现象。


到日本生产一线采访,发现和几年前最大的不同是,厂内工人并不穿相同的工作服。正式工、合同工、零时工各穿不同的衣服,各干被指定的工作。日企的匠人精神是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去培育的,合同工、临时工连明天能否继续工作、干什么工作都不太清楚,怎么可能有匠人精神,更不可能严谨地按合同规定从事生产。而正式工则面临着巨大的成本压力,需要以更快的速度,从事更多产品的生产。如果工作干不完,如果在工资、工作强度上每分每秒都要和合同工、临时工竞争的话,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省略一些工序,走偷工减料之路。而在其他工人都是合同工、临时工的工作环境下,偷工减料也很难被发现。



企业管理与一线生产的脱离、一线生产的造假情况、企业转型的困境……日本制造业所面临的问题,可以说在神钢等企业那里集中暴露了出来。


回过头来看中国企业,随着“中国制造”越来越多地走向海外开拓市场,神钢等日本企业暴露出的问题应该引以为戒,我们要解决好内部管理与生产一线的关系、工人流动性大等问题,以匠人精神与诚信守则,打造“中国制造”永不褪色的金字招牌。

          

(作者“环球锐评”特约评论员、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 执行院长)



欢迎发表评论,期待您的真知灼见!


小贴士


【长按点击下图“环球锐评”二维码,存储到手机,然后点击微信扫一扫,选择“从相册选取二维码”,再选中刚刚存下的的二维码,即可瞬间订阅“环球锐评”公众号啦】


 



首页 - 环球锐评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