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三关乾峰广场夜生活实录

11-14 04:29 首页 巴东消息

    每晚七点时分,乾峰广场中心那颗高悬的照明灯便准时亮起。斯时,小镇上的市民定然是三三两两不邀而至。并肩的是老夫妻,牵手的是小情侣,大爷手牵孙子,少妇背托儿郎,要不了多久,广场上已是大呼小叫,人头攒动。

   来到广场,人人皆有所求。小孩童看中了五彩闪烁的游乐车,不坐上去遛两圈,那肯定是不行的。若孩子太小,不会掌握方向,也不要紧,父母可以上车与自家宝贝同乐乐。

     老头子、老太太和年轻人是混不到一块儿的。自然是去广场边的石墩上寻个位置坐下来,眯缝着一双老眼,打量起这滚滚红尘。

   若得强劲的舞乐响起,那便是女人们的天下了。不分各个年龄段的一齐上阵,列队成形,翩然起舞。打扮入时、风姿绰约的少妇自然惹人眼球,跳得也格外招摇;老婆子、小姑娘跟不上舞步节奏,脚步凌乱,不免东张张,西望望;偶尔也有几位中年男子混进队伍,挤眉弄眼,扭 腰送胯,做些出格的动作,引来围观者的阵阵哄笑;时常有一只不知好歹的宠物狗在队列中兴奋地窜来窜去,一不小心,被舞者踩了一脚,痛得汪汪地跑开了。

   广场北边,美廉万家超市门口是个儿童游乐场。十多位摊主摆好各种道具,专等小孩儿”入局”。五元是起步价,玩沙,玩球,玩橡皮泥,荡秋千,遛滑梯,跳蹦床……坐旋转木马的收费拾元,不兴讲价,坐便坐,不坐拉倒。百十来个孩子在这里嬉戏打闹,童声飞扬。在一旁监护的大人们实在有些无聊,拿出手机,聊QQ,刷微信,自找乐子。

   广场西北角,是一溜小吃摊。凉面,粉丝,烧烤,汤锅,爆米花,烤红薯……吃货一应俱全。每当父母领着小孩从摊前路过,热情的摊主便讨好似地吆喝:”小帅锅,小美铝,要不要吃点儿啥呀?“父母便怜爱地盯着自家的宝贝:”这东西伤胃,吃不得,听话好不好?“孩子们哪里肯依,连嚷嚷:”不行,我就要吃!”摊主们不失时机地把东西装入器皿,边操作边问:“要不要放点辣椒?“父母们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少放一点吧!”

   激情的广场舞跳完,随着女人们的散去,广场的气氛明显降温。那些围观的父母们便开始在游乐场搜寻自家的孩子:”回去吧,明天再来玩。”小宝贝们赖着不走,回应道:”还玩一会儿。“大人们心里一急,嗔目道:”都九点了,还玩?”不由分说,上前一把揪住孩子,拖起就走。于是,一阵尖厉的啼哭声便在广场上散播开来。

   人好像是越来越少了。游乐场的摊主们互相望望,唱个喏:“还不收摊子呀,都没人了!“这边应声道:”马上,马上!”

    夜宵摊的摊主们是不急的。他们目送一批批闲人散去,打起十二分精神,把目光盯向了沪蓉大道上来往的旅客们。毕竟这些人才是有钱的主。大家信心满满,最起码也要坚守到午夜十二点。这是老规矩。

   午夜过后,随着夜宵摊那一拔”夜猫子“相继散去,广场上是彻底清静下来了。这时,两只刚刚填饱肚皮的流浪狗便开始在广场上趾高气扬地踱起了方步。不用说,它们对今天的生活非常满意。看!那只大老鼠的运气也不错,不知从哪里拾得一块面包,正兴高采烈地往家赶,不料碰见流浪狗,急忙掉头,往花坛的空隙中一钻,就不见了。

   夜幕下,一切是那样的静谧和祥和。连最喜欢闹事的蝈蝈们也都睡着了。仅有的是,广场上那盏高悬的照明灯,依然还在夜空下炫耀着它那炽烈的光芒。(作者:谭元奎)



首页 - 巴东消息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