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城堡243.还你一个智商正常的小指头 | 《冰与火之歌》中真正的权谋家原来是这样的

摘要: 一个小贵族励志的攀登之路就被你们这么玩坏了?我要给编剧寄刀片

01-12 00:14 首页 黑城堡


黑插画


图:artstation.com, xin xia

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史记?淮阴侯列传》


黑内容


还你一个智商正常的小指头


作者:弗可逾焉


卷首语

每个人都看得出他油滑世故、精于算计,但讽刺的是,他总能取得位高权重者的信任,也总能将这种信任的结果转化成得以向上攀登的阶梯。鉴于剧集的限制,小指头已经伴随着他日渐走低的智商离我们而去。结合原著,我们为您带来一个游走于权力的巅峰,真正的培提尔·贝里席大人。


在刚刚结束的第七季里,权倾一时的三河总督、赫伦堡公爵、峡谷守护者培提尔·贝里席大人最终没有逃得过自己的宿命,在让人唏嘘的孤独中,面对曾经的挚爱,死在了唯一爱过女人的孩子手下。枭雄盖世也难逃一生孤寂;帮助众人击破强敌夺回了北境却至死众叛亲离。


关于这样略显突兀的剧情表达,笔者本身并没有任何异议,本文所论述治核心观点在于希望对于逝去的枭雄生前搅弄风云的事迹做出一些解释。



十年前,培提尔伯爵被琼恩·艾林安插去海关某个小职位吃闲饭,结果他反以三倍于其他税吏的收入脱颖而出。由于劳勃国王花钱很厉害,所以像培提尔·贝里席这种可以把两枚金龙币磨一磨生出第三个的人,自然成为不可多得的人才。于是小指头一路扶摇直上,入宫不过三年,便已成为财政大臣,列席御前会议。


——卷二《列王的纷争》,章节17,提利昂


在混乱与秩序的十字路口,当拜拉席恩王朝重塑的七大王国权力平衡被打得粉碎之时、沉浮之间、兴衰之交,贝里席大人异军突起,迅速平步青云乱中牟利;并在极端事件内,完成从一文不值的孤塔领主到威风八面的赫伦堡公爵、峡谷守护者的蜕变。总有人会把小指头误认为是单纯的阴谋家和仅仅只擅长坑蒙拐的骗保达人,甚至有人以此为纲贬低其在君临和谷地的政治生涯,就好像我们的贝里席公爵不过是骗术起家的无耻小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维斯特洛的爵爷领主们岂不都是生化魔山的智商(虽然电视剧里谷地领主一度智商跌破了下限)但在琼恩艾林这样绝对精明强干的老领导面前,骗术可起不到任何作用;尽管在一开始小指头的发迹是依靠了老相好并不光彩的推荐,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可就不是简简单单在妓院里的保险推销员可以掌握的了。


翻遍君临,你也找不到一个人胸前缝有仿声鸟纹章,可这并不意味着我培提尔在城中没有朋友。


——卷三《冰雨的风暴》,章节68,珊莎


港务长、包税人、海关人员、羊毛代理商、道路收费员、船务长、葡萄酒代理商等等,十个里面也有九个是小指头的人。他们大都家世普通,包括商人之子、小贵族、甚至有外国人。


——卷二《列王的纷争》章节17提利昂

由于电视剧对于剧情的简化和后期“强行断指”的需要,小指头的智商和实力被双双拉下了水平线,变成仅仅依靠脑控小罗宾和珊莎才能“挟领主令诸侯”的宵小奸臣,直到最后,离开了临冬城夫人的信任就只有死路一条。以至于有人把他和中国历史上那些权阉或者奸相的专权类比。可实际上,这些都与小指头在谷地弄权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不管是在书中还是电视剧里,只不过因为其善于玩弄权术和阴谋诡计所以显得好像有几分相似罢了。



毫无疑问,把持谷地和北境的继承人在培提尔大人计划中是重要的核心,但绝不是唯一的计划,更不可能意味着只要博得了他们的信任,就可以在谷地和北境高枕无忧纵横驰骋了——否则他也不再是那个仅凭暗杀首相就可以挑动五王之战、接管老领导的势力、混乱中攀爬的培提尔公爵了;更何况,对于罗伊斯大人来说,拥立小罗宾、撇开小指头,自己做谷地的实际掌控人易如反掌。敢于组建“公义者同盟”对抗自己名义上封君的大诸侯们,绝对不会凭小指头的三两句话就变得人畜无害。

琼恩·艾林的封臣们怨恨莱莎的婚姻,嫉妒培提尔获得峡谷守护者的权威。罗伊斯家族的本家处于公开叛乱的边缘,韦伍德家族、 雷德福家族、贝尔摩家族及坦帕顿家族都全力支持青铜约恩的行动。


——卷三《冰雨的风暴》,章节80,珊莎


“我不喜欢这安排,但看来不得不给你一年时间。抓紧享受吧,大人。记住,并非所有人都是傻瓜。”他(约恩·罗伊斯)猛地掀开门,几乎把它扯了下来。


——卷四《群鸦的盛宴》章节23阿莲


要知道,不管是权阉还是奸相在历史上出现的必然条件是一个完善的中央集权行政体系,至少要是像中国秦朝或者是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那样的贵族官僚政治,才可以使把持了国君的权臣顺利操纵整个国家的内政。对于此我们可以类比同样君权不强的春秋时期,要知道,春秋后期专权的大夫数不胜数,而正真成功的无非就是耳熟能详的田常六卿,三家分晋田氏代齐;至于其他那些不管是弑其君的崔杼还是鲁三桓都免不了遭到其他卿士公族势力的讨伐最终一败涂地。


小指头更是如此,和那些专权大夫类似,刚刚晋位峡谷守护者的他就遭到了以罗伊斯家族为首的公义者同盟的讨伐。在用权术化解了第一波危险之后,剩下的工作就不能仅仅依靠阴谋诡计而是要靠利益交换来稳定自己的权力了,否则他连小公爵的摄政都当不下去。

六镇诸侯就在符石城商讨,最终签订了盟约,誓言共举义旗,保境安民,并为劳勃公爵和谷地而战。他们的声明中丝毫没提到峡谷守护者,反而要求“终结乱政”,清理“宵小奸臣”。


——卷四《群鸦的盛宴》章节23阿莲


使卢蒲弊帅甲以攻崔氏。崔氏堞其宫而守之,弗克。使国人助之,遂灭崔氏,杀成与强,而尽俘其家。


——《左传》鲁襄公二十七年

必须要明确的是,小指头是个谷地人,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政治属性。这一胎记不会因为他谋杀了老首相琼恩艾林而改变。有人说小指头仅仅善于弄权和献媚权贵所以死不足惜的又一依据,正是因为他似乎从来都没过自己的势力和基本盘。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早在劳勃叛乱时期,被任命为海鸥镇海关官员的培提尔就逐渐拥有了自己可以代表的利益集团,这是一个源于谷地,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极有可能是在整个坦格利安和拜拉席恩王朝的承平盛世)逐渐显露并日渐壮大、以海鸥镇商人集团为核心的新生势力。尽管电视剧里未能明说,但在书中我们却能寻找到这个集团的蛛丝马迹。具体可以详见黑城堡241.小指头与权力游戏的虚构/真实 (可点击)。这是个和中世纪商业共和国崛起模式类似,并且正在逐渐的腐蚀谷地传统安达尔封建体系的新生势力。 



“公义同盟”Lords Declarant的会议


峡谷里到处都有艾林家族的分支,他们个个傲慢瞧不起人——海鸥镇艾林家除外,这一支晓得与富商们结合,结果既发了横财,又不引人注目,终于兴旺发达。


——卷四《群鸦的盛宴》章节41阿莲


韦伍德家族非常古老非常骄傲,家道却不殷实——我为他们还债时早发现了。当然,安雅夫 人决不会为金钱出卖自己的儿子,但养子嘛……年轻的哈利只是个表亲,而我提出的嫁妆比给莱昂诺·科布瑞那份更丰厚。


——卷四《群鸦的盛宴》章节41阿莲


《冰与火之歌》官方地图中的谷地王国


琼恩·艾林最开始的扶持,让能力超凡的贝里席公爵顺利成为了这个本来一盘散沙似的集团的主心骨。而反过来,在小指头晋位赫伦堡公爵、河间地总督,迎娶莱莎·艾林入主谷地之后,这个集团成功地让小指头在莱莎死去和遭遇公义者同盟的夹击这样的不利条件下完成了软着陆。


五指半岛 作者:crisurdiales


这一切,电视剧仅仅为我们展现了谷地诸侯雌伏的事实。书中的信息则更丰富,诸如科布瑞的支持、贝尔摩的归降和韦伍德的屈服海鸥镇商人的影子随处可见。这个集团的忠诚对于小指头来说十分可靠,凭借他们小指头成功把持了谷地的内政外交并压制诸侯的反抗,以至于在第六季他可以三言两语说服桀骜不驯的谷地诸侯挥军北上,帮助琼恩·雪诺和珊莎赢得了私生子之战的全胜。

我在海鸥镇很受欢迎,也有别的诸侯肯当我的朋友。格拉夫森、林德利、莱昂诺·科布瑞……当然,他们的势力比不上公义者同盟。


——卷四《群鸦的盛宴》,章节23,阿莲


莱昂诺·科布瑞对新娘子很满意,特别高兴收到了丰厚嫁妆——我个人希望莱昂诺大人别忘了履行自己的责任才是。培提尔写道,在最后时刻,韦伍德伯爵夫人与九星城的骑士结伴出现在婚宴上,令所有人惊喜万分。


——卷四《群鸦的盛宴》,章节41,阿莲


所以,那些说小指头单纯善于玩弄人心而完全没有自己基础自不量力的观众和读者可以暂且放下成见了,根据权威理论,小指头与在第四本书中同样异军突起的鸦眼攸伦甚至大麻雀都同样属于典型的克里斯玛型权威,也就是依靠个人魅力和才华让追随者感到其能够不断证明自己的能力进而维系自身地位的领袖。毫无疑问,在这点上出身草根的贝里席大人远远不如那“老海怪的血裔”、“科伦大王在世最年长的孩子”,葛雷乔伊的姓氏、选王会的胜利同样给于攸伦正统性和法理性的权威,这两点是贝里席所没有的。也正是为了弥补这两点,他才会如此重视珊莎的婚姻;然而远和电视剧不同的是,珊莎绝不是他的救命稻草和唯一的指望。就算没有珊莎,他依然可以在坐稳鹰巢城的基础上逐步加强自己集团在谷地的政治存在,正如同他一直做的一样。


鹰巢城,来自冰火中文维基

琼恩·艾林的封臣们永远不会喜欢我,也不会喜欢咱们成天犯病的小劳勃,但他们会追随少鹰王……等他们在婚礼上齐集之时,你散开枣红的长发,穿着灰白的新娘斗篷,佩带冰原狼胸针出现……那样的话,峡谷骑士们将会纷纷宣誓效忠,为你赢回北境。这就是我的礼物,亲爱的……哈利,临冬城和谷地……难道还不值得一个吻吗?


——卷四《群鸦的盛宴》,章节41,阿莲


在完成了自己将谷地收入囊中,并稳固自己力量在谷地的畅行无阻之后,毫无疑问,贝里席大人的野望不会就此终结。下步棋便是和承诺中的一样,为珊莎赢回北境,进而重现篡夺者战争开始之时——北境、谷地与河间地的大联合,如此一来问鼎天下的霸业,似乎真的并非笑谈啊。



在剧集里,我们都曾看到了曾经他是如何痴痴的望着铁王座;在书本中的,贝里席大人也必将会问鼎那曾经属于伊耿的王位,尽管也难免最终死在这征途之上,他的寿命现在还远没有到头呢。在卷五、卷四的末端,马丁为我们展现一个新旧交加的“群魔乱舞”,在这个时期,历经五王之战纷争的维斯特洛大陆正在陷入更深的混乱与毁灭之中——主宰铁王座至高权力的兰尼斯特——提利尔联盟随着凯冯爵士的死去走向分崩离析,内忧外患咄咄逼人的威胁着老狮子留下的遗产。这样的环境,对乱中牟利的贝里席公爵正是天赐良机。


真矛盾啊,原本希望经历四到五年的和平时光,等待播下的种子茁壮成长,等待她自投罗网,最终让我收获果实,现在嘛……反正 我以混乱为养料,抓紧时间就成,恐怕五王之战留给我们的短暂和平熬不过这三位女人的时代。


——卷四《群鸦的盛宴》章节41阿莲


在遥远的北方,史坦尼斯国王还在临冬城下奋战意图夺回属于他的王位;随着“真龙回归”,南方多恩沙漠的复仇之火渐渐呈现燎原之势;西海上铁民的长船横行肆虐,为真正预言中的王子铺设着属于他的舞台——在寒冷的角落,古老的宿敌还在默默注视着正在发生的一切。戏台已经铺开,各色人等粉墨登场,在他们中小指头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不难想象他的权谋会深远的改变维斯特洛的政治格局,依靠着新生商业势力的支持贝里席公爵拥有着崛起的不二法门。


推荐由下岗后的“少狼主”理查德·麦登主演的《美第奇家族:翡冷翠名门》,了解文艺复兴第一家族如何建立自己的商业公国,包养所有艺术大师。文末有一个饭制混剪可以点


相比较于龙妈那种理想主义做法——空洞地喊着“摧毁碾压穷富之间的巨轮”而单纯解放奴隶,几乎摧毁了大半个厄索斯的贸易体系——笔者认为贝里席大人这种逐步提高自己集团政治地位并最终依靠“下层基础”来决定“上层建筑”的做法更具价值。



如同文艺复兴时代的城市崛起可不是依靠巨龙和魔法,而是一小撮坚信马基雅维利思想的斗士点燃了阿尔卑斯山下跳动的火苗,而这希望的火种最终烧遍了欧罗马,将封建制度的腐坏和落后付之一炬。我们为何不能相信在冰与火的世界里,培提尔·贝里席不是这个点燃火种之人呢?他的草根崛起之路不才是我们应该称赞借鉴的吗?


弗可逾焉

黑城堡粉丝,初试写作,喜欢历史的高中生



推荐一下本期黑插画的插画师,应该是个很有趣的80后,除了这个霍建华和吴尊合体一般邪魅狷狂的指头叔,还画了很多邪魅狷狂的黑猫警长……一只耳……巨灵神……有兴趣可以访问:


https://www.artstation.com/songshu


黑问答


领了便当的指头叔自己怎么想?


在第七集播完之后,演员艾丹·吉伦接受ENTERTAINMENT WEEKLY(简称EW)采访。其中有一段问答是这样的:


EW:我还没有看到你最后的镜头,但我听说你奉献了非常精彩美妙的表演,小指头也流露出我们之前从未看过的情感。


艾丹·吉伦:关于这事我不想谈论太多,不想和盘托出,我想有点保留。这次对珊莎的感情比我曾经流露出来的更多。情感变得更明显了,这算是一个真情流露的告别,而且还是处在一个屈辱的位置上。他仿佛又回到了曾经被耻辱支配的那个位置上:凯特琳·史塔克对他的拒绝,布兰登·史塔克[1]给他造成的耻辱——回到那个他从脖子到肚子都被切开但并没有被杀死的那个耻辱的时刻[2]。


原文详见:

http://ew.com/tv/2017/08/27/game-thrones-season-7-finale-death/


[1] 布兰登·史塔克:奈德的哥哥,凯特琳原来的订婚对象。


[2] 培提尔由于深爱凯特琳,在布兰登和凯特琳订婚后向前者提出了决斗。布兰登在决斗中获胜,但由于凯特琳的求情没有杀死培提尔。


广而告之

了解一个智商没有遭受降维打击的冰火世界

你需要一本马丁大爷的官方设定集

(由黑城堡合作伙伴星之所在发货)



进击的AI贝勒里恩

如果你是幻想文学粉,有着各种脑洞和想法,可以联系黑城堡吉祥物咩黑·贝勒里恩·坦格利安投稿。



本篇排版、责编:妮女王万岁

黑城堡奇幻平台(微信号HEICHENGBAO,新浪微博@黑城堡Epicastle):立足《冰与火之歌》,宣传一切西方优秀奇幻、科幻作品。如果您也喜欢,请加入我们。投稿、合作,一律欢迎!

邮箱:epicastle@126.com

微信小黑:heichengbao2016

现实版权力游戏:佛罗伦萨公爵之路


首页 - 黑城堡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