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赴故乡约,去见故乡人,去吃故乡饭

摘要: 乡愁其实是思念家乡食物。

12-11 08:12 首页 物道


   登门约“灶”访


记得早先少年时,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大灶台。它方方正正、憨憨笨笨,却承载着一家人三餐的口食。无论日子是丰盈还是贫苦,只要灶台冒起热气,日子便有了生机,有了希望。


可对于离乡15年的王邦相来说,灶台不仅养活了他,还藏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带给他的味觉力量 。


“在我小的时候,并不觉得灶台饭有多好吃,可自从长大后漂泊他乡,我的胃一刻都没有安分过,似乎这世上再也没有一样美食,能给带你灶台般的踏实感。”王邦相说道。



为了找回那份踏实感,王邦相在远离家乡的宁波开了间「登门“灶”访」的小店。里面所有的食材都来自他的故乡宁海。


不仅如此,他还把妈妈和她的手艺也一起接到了身边,他希望每一个登门造访的人,都能赶赴一场和故乡的约饭。

▲ 王邦相与妈妈


   守候城市里的异乡人


不知你是否也有这样的经历,在他乡漂泊时,定要找一个有故乡味道的店,那里不仅有故乡的美食,还得有故乡的碗、故乡的桌子......最最最重要的,是得有故乡的人,他们说着亲切的乡音。


对于每一个登门造访这间小店的人而言,二楼有一面能重载记忆的墙。勺子、丝瓜烙、板子、剪刀、印糕板......曾有一个年过80的老者站在这里数了很久,它们聚在一起,就是老者最思念的地方。


上到小店二楼,王邦相曾特意回到故乡把收来的簸箕做成了靠背墙,把老粗布缝成了抱枕......


可最闪闪发光的地方,永远是尽头处的玻璃窗,在灯光的照耀下,那里的旧碗,一个个安放着,闪烁着微弱的光。


“在我的故乡宁海,家家户户的碗的底部会刻上姓氏,婚庆摆酒的时,大家借碗来用,用完后可以根据碗底的姓氏还回去。”王邦相说道。


中国人有句老话,吃过百家饭,才能长大成人,可在王邦相看来,百家碗是家乡人的情谊。


登门“灶”访里的每一件物,都和王邦相的故乡宁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这里多呆一分钟,就离故乡更近一点。

而它就像一盏家中等待的灯,守候着这所城市里的异乡人。


   世界上极致的口味永远是妈妈的味道


登门“灶”访最神奇的地方,一定在后厨,因为里面掌勺的人,是王邦相的母亲和家乡来的阿姨。


王邦相曾特别自豪的告诉我,只有妈妈做的菜,才能有故乡的味道。其中有一道美食“麦饺筒”,让王邦相爱得最深切。


在宁海,家家户户都会做麦饺筒。它的神奇之处是,在一张薄薄的面饼皮里,竟然包上面干、豆芽、香干、土猪肉等十几种小菜。再丢入油锅,煎得两面金黄,一口下去,哪怕再坚强的宁海人,都会泪流满面。


除了麦饺筒,登门“灶”访另一个神奇之处,在于它每天都会营业到凌晨一点半。


王邦相告诉我:“一般来说周边的店家晚上8点就关门了,可当地很多宁海人经常加班到午夜,怕他们扑空,所以我们才临时调整了营业时间。”


深夜不挑嘴,看的是走心。每一个深夜而来的宁海人,会叫上一壶小酒,配上烤前童香干、带豆烤花生等小菜,或者左手握着一个麦饺筒,右手搅拌着粘稠的粥,直至安妥深夜那不安分的胃。


去赴故乡约,去见故乡人,去吃故乡饭。


哪怕是一间小小登门“灶”访,都能牵动着每一个异乡人的心,在这里,食物只是纽带,暖心才是它存在的根本。


   我们吃的不是食物,而是一种乡愁


作家阿城说过,乡愁其实是思念家乡食物。


对于王邦相来说,只有家乡的食物,才能激化他肠道内的蛋白酶。它不仅存有记忆,还存有故土的温情,既然无法避免,唯有把它带在身边,不知不觉中,他乡变故乡。


然而对于每一个漂泊在外的我们来说,我们无比期待着,在异乡找到一间像登门“灶”访一样闪闪发光的小店,它是独属于故乡的风物,不论你开心还是难过,哪怕灰头土脸,一旦你走进它,都能得到妥帖的安放。


因为,我们吃的不是食物,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乡愁。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由「登门灶房」授权提供,摄影师:张飞,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点击阅读原文,分享美味。


首页 - 物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