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凉山:孩子镜头中自己的村庄 | 显影

摘要: 他们把镜头简单而直接地对准自己喜欢或者好玩的人和事,却鲜有父母的身影。

12-11 11:43 首页 显影

“ 吃饭的时候,我家的苹果开花了!我就开心,我弟弟开心,爸妈开心,哥哥开心!”海来小明的作文中写道。图/ 海来小明


我的村庄


这是我的村庄,从出生到现在我都在这里,我喜欢在山上跑来跑去,自由的像一只鸟儿,如果可以飞,就更好了。

——小摄影师马海吉伍


一段讲述“格斗孤儿”的视频在网络上引发热议,他们的去与留,更成了讨论的中心。而造成他们只有“去”与“留”两个选择背后的根源,却只字不言。


真实的凉山是什么样子?除了外来者的观看和解读,我们可以看看凉山孩子们镜头中的家乡。


海来丁丁:“小英拉林衣沙她们在玩的时候,我拍照。”


海来小明:“我的好朋友,没有爸爸妈妈了,在叔叔家里住,她很爱照相,也很善良。”


苏噶石蜡:“苏曲莫衣沙在拿着望远镜看,只有一个镜头是完整的。”


“上学路上我拍这只黑羊,它一直盯着我的相机看。”


曲么石哲:“期末考试,老师把我们都安排在教室外面,这样距离很远,就不能抄别人。”


曲么阿英:“这是我们最爱玩儿的游戏,早晨把‘车’抱到学校,放学后再抱回家。”


‘毕摩’仪式中,这个人拿的叉子是扎鬼的。”


“村里举行彝族传统的‘毕摩’仪式,大家都穿得很漂亮。”


“我觉得婶婶抽烟的样子有点特别。”


曲么阿英:“我不知道这个花叫什么,春天来的时候,山上开很多,牛羊也吃,我们经常会摘下来送给喜欢的陈老师。”


曲么伍作:“这是我的姐姐,她很漂亮,看到我拿着相机,她和弟弟妹妹都爬上树摘了梨花戴在头上。她喜欢我给她拍的照片。”


海来小明:“妹妹说,阳光太好,来给我拍张照吧。在树林前拍完又躺到了草地上。”


“他们接水的时候,停下来爬树玩。”


海来吉明:“姐姐站在门口,我拍她,她很高兴。”


2016 年11 月和2017 年4 月、7 月,“我们在一起”的志愿者在凉山的雷波、美姑、昭觉、越西的小学,分别开展儿童摄影课。孩子们学会拿起相机记录自己生活成长的村庄。


“让他们讲述照片拍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拍这些……他们可能很难用语言来表述照片背后的故事,但是拍下来了,那一瞬间情感无意识地投射在照片上,春天开满花的桃树,小伙伴的鬼脸,扑扇翅膀的大白鹅,在照片里,我看到的不是黑色的小手,衣服上的泥巴和破洞,不是哀愁,荒凉和困苦。我看到了溢出画面的生机,洒脱自在的童年,在大山里蓬勃生长的愉悦……无不闪着灵光。”摄影师焦冬子看到孩子们的作品,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我的家庭里面有八个人,爸爸、妈妈,我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最小的是我。我放学回到家的时候,我就问:爸爸,妈妈,这个房子怎么造的呀?爸爸说:弄吐(土)做的。爸爸说:去山上砍树,树也可以做房子。我有好多水果,有殷(樱)桃,有苹果,有梨,有桃子。我的家庭,还有牛、马、猪、狗、羊、鸡,妈妈都放在山上吃草……”这是14 岁小摄影师海来丁丁写的“我的家庭”为主题的作文,这也是一个凉山普通家庭的写照。海来丁丁的家中兄妹六人,家里只有她和小哥哥正在念书。她患有耳疾,最初家人并不在意,听力越来越差,在乡卫生院治疗,没有什么效果。后来支教老师陈兴龙带她去西昌和成都才有所好转。


总共约有60 位三到五年级学生参加了摄影课,教学期间学生有一到五天使用相机,志愿者离开后,将相机留下,安排拍摄任务的主题 “我的家庭”。


学生们把镜头简单而直接的对准自己喜欢或者好玩的人和事,有时还会导演。照片中还有村里的传统习俗,却鲜有父母的身影。画面真实亲切,天真浪漫,充满生机。摄影师焦冬子希望更多人能看到孩子们眼中的凉山:“不同的凉山,有阳光、有笑脸、有个性、有欢乐、有朝气……”


本专题的摄影师为:曲么作子、阿比格夫、曲么阿英、苏噶石蜡、海来丁丁、小鹰、海来小明、勒勒一夫、曲么伍作、勒勒新夫、海来金明、曲么金星、阿比牛色、海来有格、阿比拉林、勒勒杰洛、立立石主、曲么曲里、曲么石哲、曲么尔作、海来吉明


图片编辑/罗莉


“我们在一起”项目是由女摄影师焦冬子在2012 年发起,为西部家庭和老人免费拍照、送照片的公益影像项目。


更多精彩内容详阅2017年第37期9月18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更多内容点击“阅读原文”,转载需经后台联系获得许可。





首页 - 显影 的更多文章: